抒情散文
散文诗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散文伤感散文名家散文 散文随笔美文唯美句子
相关:
春天的散文
写景散文
哲理散文
古代散文
清明散文
歌颂祖国的散文
生活散文
母爱的散文
写雨的散文
当前位置:故事百科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那一年,我随外婆去祭奠外公,路途中,我无意间发现了一颗躺在草径中的种子。外婆告诉我这是一颗寂寞的种子,脱离了母体,便要独自在世上飘荡。祭祀完毕,我一时兴起,便把这颗种子埋在了外公的墓碑旁。

“木子,你快快长大,外婆说你寂寞的,那么请你替我陪伴着外公,千万不要让他孤单,我以后会时常来看你的。”临走时,我捧了撮沙砾洒在埋种子的地方。转过身来,我正好看见外婆那对凹陷了的褶皱了的眼眶里闪烁着光芒,好像把来时的悲伤都抛开了,反而多了一丝蔚然。我望着外婆,她笑了笑,转身走在前面,随手扶起被风雨扑倒的蒿草,可能是担心我不慎摔倒吧!我看着外婆的背影,眼里多了些迷惘:为什么外婆会如此高兴?我分明感觉到她的背影挺直了许多,似乎重新找回了生活的意义。我清楚的记得,几月前,外公猝然去世的日子,她把我的手握的是多么紧,我的心也被外婆的泣声紧紧的纠成了一个结……

“成儿,还愣在那干什么?”我惊醒过来,随口答了一声“知道了”便飞快地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外婆便打了电话过来,欣喜的告诉我那种子发芽了,叫我有时间去看看。我回了一声“知道了。”于是也正有想去看看的愿望了,但终究还是没有去。因为沉浸在同龄伙伴的欢笑中,渐渐地便忘却了此事。

半年后,外婆又打电话来,说种子已有膝盖般高了,拇指般粗了,叫我去看看。我依然是爽快地应了一声,便准备什么时候真该去看看它长成什么样子了。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我埋头于课本中便又忘却了此事。

外婆后来也时常打电话来告诉我小树的情况:它又长高了一截、又生出了几枝侧芽、挺过了昨夜的寒风……最后总不忘叫我去看看的话,我也总是应一声,但没过多久就又忘了。

那一夜的风真大!强劲的风像一双有力的脚从高空踏下来,撼动了我所处的这片天地。其中还夹杂着像剑一样的雨划破了长长的夜空,直直地击在玻璃上,发出铿锵的声响。这时候我的心也禁不住颤抖了一下,一种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夜越深,这种感觉感觉变越强烈了——这一夜,注定失眠啊。四点多时,窗外终于平静了些。“终于平静了啊——希望可以睡一会儿吧。”

当天地露出一丝微光,我便被错乱的脚步声惊醒,其中还夹杂着几丝哀怨的声息。我推开厚厚的棉被,顿时打了个激灵,急忙缩回温暖的被窝。“真是见鬼了,这风才停一会儿,怎么又来了!”本想躲回被窝待到天明的,但几丝细长的颤抖的声音随风飘进了我的耳际,便是改变了我躲回被窝的想法。

“要不要叫上儿子?”

“算了吧,这天这么冷。等事情办完了再叫他去一趟吧。”接着便传出一阵抽泣声,最后连这仅剩的声音也被风吹散在雨里。我的感觉神经在这一刻绷成了一根弦,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我快速穿上衣服,哆嗦着身子轻轻的推开房门。

“妈——你们怎么了?”屋里被泛黄的灯光映得暗暗父亲双指间夹着一根快要烧到指头的烟头,正望着窗外摇曳的树木发呆,脚边还乱七八糟的躺着些烧焦的烟头。突然,一阵冷风吹进来,把地上的烟头打得更乱了。又有一个被揉成团的卫生纸吹了过来,所过之处,留下一行淡淡的痕迹。但我看着这淡淡的痕迹却是如此的清晰。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我顺眼望去,正好看见母亲那双颤抖的手掩着面颊。我望了望父亲,他还是直直的望着着远处发呆。又看看母亲,依旧掩面而泣。现在的他们就像是我幼时刚学会走路时跌倒了爬不起来一样无助。我轻轻地走到窗前,缓缓的放下窗帘,这才使屋里的温度升高了些。但隔绝了外面的狂肆的风雨,这屋子变得更静了。我缓缓的挪动双脚,但还是听见脚步声在这间狭小的屋子里回响。

“妈……”,我把手搭在她蓬乱的头发遮住了的肩头,分明感觉到了她猛的颤抖了一下,随即抽泣起来。我拖着沉重的脚移到她的面前,轻轻地蹲下来,小心的用双手曲理垂下的散乱的头发。我不知道为什么时间此刻会放慢了许多似的,我的每个动作都放慢了,连母亲抽噎的声音都被拉长了,父亲的身影也只能在昏暗的灯光下疲惫的延伸着……

双手顺着母亲的面庞,用纸巾拭干她面上的泪水,又顺着扶开她掩着双眼不断颤抖的手。看着红肿的布满血丝的双眼,憔悴的面庞,满脸的泪痕……我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我似乎可以听见自己内心哭泣的声音。“妈……”我轻轻地叫了一声,“嘭!”一股强风吹裂了门前的竹子,又顺着这间瘦弱的房子绕到后面去了。

母亲一下扑到我的肩头,抽噎起来:“儿子……你……你,你外公……去世了……”我脑里面像遭雷劈了一般!我本能的伸出双手抱住母亲,立即感到两股冷流从肩头滑下,一直流进我的心里,破碎了我的心。我强忍住颤抖的身体,我知道,这个时候我绝不能让父母感觉到我的脆弱!他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强而有力的肩头。我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平静下来的,只知道隐约地可以看清楚路时,我们便一路向外婆家赶去。

外婆家已经有很多人了。一进屋子,我便感觉到母亲的双手颤抖的更猛了。满屋的悲伤直直地钻进我的身体,狠狠地刺痛着我的心。秋天的雨季是没有雷声的,但分明有一道闪电划破虚空,劈在我淌血的心脉上。

三天很快的过去了,虽然我强制压抑了心里的悲伤,为的只是不想勾起更多人伤心的情绪。在无人的时候,我哭了,一个人躲在黑暗的小屋子里流泪了,我记得那是16年来我哭的最伤心的一次了。

在这间狭小的黑暗的屋子哭泣,一幅幅泛黄的记忆浮现。

“看!这孩子长得多可爱,像个精灵一样!”

“哎呀!你看,乖乖学会讲话了!!”

“这孩子会走路了!”

“哎呦!乖乖尿床了!”

“你爬那么高干啥!别摔着了!”

“好些了吗?来,孩子,把药吃了。”

“……”

“外公……”我猛地坐起。外面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下来了,只有稀疏的雨珠在绿叶上缠绵,缓缓地从叶子上滑下,形成散落的珍珠,“天,你也感觉到了我的悲伤了吗?不然你怎会陪我一起落泪?”

这是梦吗?但为什么又有一种如此真实的感觉?我似乎有去看看外婆的必要了啊……

吃完早饭,风雨都在微弱的阳光止步。走在硬硬的水泥路上,听着双脚踏起的水花编织起清脆的交响乐,心里似乎好受了些,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这个时候轻了许多,于是加快了轻快地脚步。

“成儿,种子发芽了,来看看吧。”

“成儿,它有膝盖般高了,拇指般粗了。来看看吧。”

“它挺过风雨,伸出了侧芽,已经有了小树的模样。来看看吧。”

……

我停下脚步,望向天际,感受那从乌云的间隙里射出的几缕温柔的阳光,觉得这条熟悉的道路变得陌生了许多。心情加重了些,感觉两旁的房屋向后驶去,在记忆中留下点点斑驳的黑影。就这样许久许久,时间的概念已经被我忘记,一直在这条阴暗潮湿的路上走着,走着……仿佛永远无法走完这条久违的道路,似乎是要一次性还清以前欠下的债。这一刻,我终于感觉自己冰冷的心有了温度,但这温度并不是来自苍穹里射出的阳光,而是这条道路上越来越清晰的声音触动了那几根很久不曾拨动的琴弦,是从内心深处产生的一种感动,沸腾了冰冷了的血液。沸腾的血液流经全身,终于双眼承受不了沸腾的血液带来的冲击,两股热辣辣的泉水顺着眼角流出,迅速滑过冰冷的面颊,向下跌落,在地上溅起两朵“灿烂”的水花。而那声音便是小树日日夜夜的呼唤,最后仅留下的欣慰的叹息——你来了……

一声长长的叹息,包含了多少含义?它像一道白色的闪电,划破阴暗的天空,从我的头顶灌入,迅速向着内心深处跑去……

撩起一路走来浸透了雨水的衣袖,我轻轻的把一只手贴在树腰上。这树果真有了些模样,粗壮的身躯伸出大小不同的枝条,在这寒冷的季节还有几片叶子挂在枝头摇摆,但那仅存的几片叶子也开始泛黄,似乎会被下一股冷风吹落。

双掌贴在那粗壮的树躯上,便有一种苍老的苦涩的感觉浸入心底。这分明是我前年植入的种子啊,为何会有外婆的气息?想起一路走来,蓬乱的杂草之间荫蔽着一条狭小的道路,而这树的周围除了几许衰落的黄叶,倒也是干干净净的。大概是它们被外婆的某些情感感染了才沾上了外婆的气息,于是让我有如此熟悉的感觉吧。细细体会,似乎从木子身上感受到了一双温柔的眼睛,正直直的注视着我一般——果真如此吗?

环绕木子一圈,看着它那满身的疮痍,我甚是感叹,这便是你坚强的证明吧!挺过了几个季节的风雨,依旧伸长你自己的高枝,向着那遥远的青山外张望。我似乎确实是不知道你在张望着什么。因为你已经拥有了阳光,有了本命源泉的你还会奢求什么呢?

当我从树后探出头来的时候,外婆已经跟上来了。此刻,我才发现,外婆竟有和木子一样皱褶的枯黄的皮肤,伛偻的身躯显得和木子一样苍老!倘若现在把木子移开,我就会认为木子已经幻化成了外婆;若是外婆离开,我就会以为木子便是外婆的化身了吧!

天空本是阴暗的,当几缕仅有的阳光也退去了的时候,我重新回到木子身边,轻轻的告诉它:“我不能跟你许下时常来看你的承诺,但是我已经从外婆那里得到了你的种子,它是你生命的延续。我将会把它种在院子里,看着它长大。所以,木子,请你留在外公身边,再抽空陪陪外婆,如果你真的想我,便向着天空呼喊,我会一直陪在你孩子的身边,血脉会打破空间的隔离,我会听见你的声音,再把我的一切由你的孩子传递回来。”

“木子,我走了,并且带走了你头上的那片云彩。木子,请你原谅我,我并没有种下你的种子,而是把它串在了我的项上。我害怕它会禁不起风雨,断了我们之间仅有的联系。”

每年,我都会选择在第一缕春光飘回大地时仰起头,闭上双眼,去聆听万物复苏的声音。我在阳光下沐浴,接受自然的洗礼。更迭了的四季,物换星移,我们早已经失去了联系。木子,你走过的足迹我该去哪里追寻?

又一年春天,当我沐浴春光的时候,心里痒痒的,仔细观察才发现,一株嫩绿的叶子正挂在心间。木子,我并没有违背当年对你的承诺,种子,已经在我的心间生根抽芽了!请你抬头看看头顶的白云,那是我用无尽的思念和齐天的祝愿为你凝结的诗篇!

人生最难耐的是寂寞,而你却独自在冰冷的墓碑旁等待,一直等到了现在!这一刻,我才终于从灯红酒绿的生活中挣脱出来,在绿色的原野找到了灵魂的寄托!我是该回去看看了啊,也有回去看看的必要了啊,这颗疲惫的心也该回归自然了啊!

今夜,注定难眠……

相关阅读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baike.com 闽ICP备1200254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