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爱情故事
校园爱情故事初恋爱情故事网恋爱情故事伤感爱情故事感人爱情故事浪漫爱情故事 情感故事爱情句子爱情诗歌爱情说说
相关:
婚外情
爱情哲理故事
校园凄惨爱情故事
凄美的初恋故事
古代凄美爱情故事
90后伤感爱情故事大全
关于小三的故事
治愈系爱情故事
爱情名人名言
当前位置:故事百科网 > 爱情故事 > 伤感爱情故事 >

韩瑞舒适的靠在大红木椅上,看着跪在地上的瘦弱身子,这个女人尽管让他恨得咬牙切齿,但不可否认,这十年来,经历了太多故事,除了对她的恨,心里似乎还有些别的,那就是要狠狠的将她的羞辱、打烂她的屁屁。。。

“十年了,我用十年来稳定我的基业,你用十年养大我的女儿,你还真是功不可没啊。”韩瑞没有诚意的道谢,“柔琳,你知道么?我多么想让你过着公主的生活,多想让你从此再不知忧愁的滋味。”韩瑞没有笑意的温柔。

柔琳低头哭泣,心里的苦只能自己一个人吞咽,什么也说不出来。

“可你似乎更喜欢过卑微低贱的生活,是么?”韩瑞俯身,强行抬起她的下巴,逼她看着自己,“你放心,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呵呵。”

“不。。。。”柔琳看着韩瑞,他嘴角的微笑并不能掩饰眼里的冷冽。“不是你想的那样,瑞哥哥。”

“闭嘴,忘记自己的身份了?”韩瑞冷然的打断她,“你必须无限温柔无限妩媚的叫我‘主人’,你必须记住,不然我会给你留下深刻的记忆的。”韩瑞轻柔的解开柔琳的衣带,“不要给我理由惩罚你,好么?游戏,必须慢慢玩才有意思。”

泪水滑落,瑞哥哥真的已经变了,不再是那个呵护她疼惜她的男人了,韩瑞对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感情了,有的,仅仅是恨,恨她的不告而别,恨她的刻意隐瞒,可谁又知道,她的苦衷呢。

“以后住在这里,我回来了你就用全力的服侍我,我没在,你就要把这里从里到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要让我住得舒舒服服,你才能过得轻松愉快。”韩瑞看着柔琳顺从的点头,“现在,让我好好的欣赏一下久违了的你的身体,是否还如当年一般的让我沉迷。”

韩瑞温柔的话,却像芒刺一样的轧着柔琳,她知道,她现在对韩瑞来说是没有一点价值的,要想留在他身边,要想还有机会可以照顾依儿,她只能顺从。

柔琳站起来,衣带已经被韩瑞解开,她这一站起来,衣裙滑落,只剩下亵衣紧裹着她纤弱的躯体,韩瑞直直的看着她的身体,心里暗叹:还是这么的美,生了一个孩子的柔琳,少了少女的青涩,多了一份成熟,只是显得有些单薄,想必这些年,她过得也不是那么的如意吧。

摇摇头,韩瑞不去揣测她的生活是否如意,他才不想去关心那些,毕竟当年是这个女人自己离开他的,就算受苦受累,也是她自找的。

“脱光。”韩瑞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别给我摆出一副少女的娇羞模样,我的奴儿。”韩瑞特意强调最后那4个字。

柔琳双手颤抖,却拉不开亵衣的带子,“主人。”这样的称呼很拗口,柔琳叫得很别扭。

韩瑞一把抓住柔琳的手腕,稍一用力,柔琳就被带进他的怀里,韩瑞并不温柔的把柔琳剥个精光,扣住她的下巴,狠狠的亲吻,在柔琳的樱唇上恣意的掠夺,然后用力的啃咬,一股腥甜同时流进两人的口中,韩瑞放开柔琳。

舔舔唇边的鲜红,韩瑞邪魅的笑着,“不用害怕,我不会杀你的,因为我觉得。。。。”韩瑞说着,凑近柔琳的唇边,舔舔柔琳唇边的鲜红,“你活着,会更好玩。”

“请你。。请你原谅我,当年我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我。。我。。”柔琳想让韩瑞明白,却又不知道怎么表白。

韩瑞抱着柔琳站起来,打断了柔琳的辩白,抱到圆桌旁边,让她趴好在桌上,“不要动,等着我,奴儿,我们玩个游戏。”

不一会,韩瑞拿着藤鞭再次出现在柔琳的身边,“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不说真心话’。”韩瑞用藤鞭在柔琳的身子上慢慢的移动:“这个游戏很适合你啊,你不就是喜欢不说真心话么?所以这个游戏你玩起来,应该很有趣才是。”

“你。。你,”柔琳被吓得不知所措。“别打我。”

“你心里想的什么,嘴里就要说出相反的话,比如你刚才叫我别打你,我就会理解为你乞求我打你,游戏规则很简单,只有一条就是,心口不一。”韩瑞耐心的解释着。

“我宣布,游戏开始,在我说游戏结束之前,你都不要说真心话哦。”韩瑞挥动藤鞭,听着划破空气的声音,“你知道么?小柔,无数个夜晚,我做梦,都梦到用鞭子抽烂你的每一寸肌肤,听着你凄惨的哀号,我就觉得很痛快,可是现在,我却有些舍不得,舍不得那么快就结束,所以我改变决定了,我不要抽烂你的身体,我只要打烂你的屁屁,然后给你养好,再打烂,再养好,这样可以循环使用,你说这个主意是不是更好一些?”韩瑞低头,在柔琳的耳边轻柔的诉说着,仿佛是一个痴情的男子在对自己深爱女人,诉说爱意,但他的话,却让柔琳纤弱的身子抖得厉害。

“瑞哥。。。不不,寒公子,求你不要。”柔琳挣扎着要起来,却被韩瑞轻柔的按住,这种看似轻柔的举动,却让柔琳移动不了分毫。

“你的话,我可理解为,你求我快点动手,你都等不及了,是么?”韩瑞轻笑,“是我不好,让你等太久了,足足等了十年这么久。”

韩瑞手里的藤鞭在空气里划下了一个美丽的弧形,狠狠的落在柔琳娇小圆润的屁屁上,留下一道白痕,韩瑞满意的看着它慢慢变红,然后变紫,完全不理会被他按住的那个小身子发出的痛苦的呻吟。

再抽一下,继续欣赏着,再重复这个动作。

“小柔,你真的很美,我很喜欢这样美丽的你的身体。”韩瑞由衷的夸赞。

“求。。求求你了,主人。”柔琳想着韩瑞说的要打烂她的话,心里就发怵。

“哦,我明白了,你是嫌我打得太慢了是么?我是想打快一点啊,但那样就不能欣赏到这美丽的一幕了。”韩瑞故作思考状的沉默了一下,“但我也不想让我的奴儿等太久,好嘛,满足你的要求吧。”

“不。。不要啊。”柔琳苦苦的哀求韩瑞。

“别忘了我的游戏规则哦,小奴儿。”韩瑞保持着均衡的力道,但速度却加快了。

“好痛,,啊。。”柔琳哀哀的痛叫。

“行,我会满足你的,会让你好好享受的。”韩瑞下手更重了,他不爱惜柔琳,打烂打破他也不会心软的。

“不。。不。。。不痛啊,一点也不痛。”柔琳苍白的脸上挂着痛苦的泪水,她知道苦苦哀求韩瑞不会有用的,她只能照着韩瑞的要求去做,来换取一点点的饶恕。

“我很高兴,你终于记得我们的游戏规则了。”韩瑞下手没有加重,但也没有减轻。

“求求你,打烂奴儿的屁屁吧。”这么羞耻的乞求让柔琳越发的苍白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她,这十年来,她也并不好过。韩瑞没有过问她离开的理由,也没有关心她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就只记得她的欺骗和不辞而别。

“本来我是没打算今天就打烂你的,但你都这么乞求了,我不满足你,就显得太无情无义了,是么?”韩瑞戏谑的笑着,看着柔琳苍白的脸颊因为激动而变红。

“你。。你不是说。。”他说的游戏规则不是这样的啊。

“我的游戏,我定规则,而你,没得选择,这一点很重要,你得记住哦。”韩瑞并没有再加大力度,但他却专挑伤密集的地方落鞭,给柔琳的感觉,就是已经到达极限了,皮肤已经破了烂了的感觉。

韩瑞手里没有留情,但眼睛一直注视着柔琳的伤处,最后一鞭的落下,满意的看到血丝从皮下组织浸出。

“痛。。”柔琳也感觉到这一鞭的效果,忍不住低呼。

韩瑞丢开藤鞭,从后面分开柔琳的双腿,让自己早已兴奋的欲望狂乱的进入柔琳的身体,没有丝毫的温存,没有一点的怜惜,掠夺,索取成了他的主题,粗鲁的享用着这个他渴望了十年的身体,让她的紧窒和湿润包裹着自己,韩瑞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在这十年里,并没有除了他之外的其他男人,他突然有些好奇,这个女人当年是为什么要离开他了。

柔琳受不了韩瑞这样的对待,疼痛,耻辱,心痛一起袭来,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小柔,等我报了家仇,我会让你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小柔,不要怕,我会好好的疼惜你的,放松,一会就不疼了。”

梦中,韩瑞又回到十年前那个温文尔雅的瑞哥哥,眼里的柔情可以熔化一切,轻轻的搂她,轻轻的吻她,轻轻的品尝她的美好。

睁开眼睛,柔琳明白,那些美好的过去已经变成了回忆,她已经彻底的失去了那个疼惜她的男人,屋里没有人,天已经亮了,心里念着若依,却又不敢去探望,只好拖着疲惫疼痛的身子,开始打扫内室的清洁卫生,她明白,她必须讨好韩瑞,才能少受些折磨。

相关阅读

相关专题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gushibaike.com 闽ICP备12002545号-1